网贷末路求生 互金迎大变局

佚名

2019-09-20 10:53 来源:中金网
?

  [摘要] 经历了野蛮生长和(港股00001)集中爆雷之后,网贷平台的备案仍迟迟未能落地。在陆金所计划停止网贷业务的消息传出之后,行业震动,成为了网贷行业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8月中旬,证大投资咨询以及捞财宝宣布暂停新增业务,原因是存管方单方面停止合作。

  尽管陆金所一再表示,陆金服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但显而易见的是,行业龙头的退出,让网贷备案的前景更为暗淡。

  从蹭概念到断臂求生

  从上市公司靠“P2P”概念蹭估值,到各互联网信贷参与方急于与“网贷”、P2P划清界线,仅用了不到3年。

  P2P最早诞生于2005年,英国Zopa是世界上最早的P2P公司。Zopa通过互联网实现有理财需求的投资者和有资金需求的借贷者之间的信息匹配,整个过程无需银行介入。此后,该模式逐渐在美国、日本等国推广。

  P2P在国内出现于2007年,首家P2P平台拍拍贷在该年现身上海。P2P行业得到爆发性增长,始于红岭创投以“本金垫付”开创的平台担保模式。

  平台担保模式隐含的“刚兑预期”,让投资人蜂拥而来。据红岭创投官网数据,运营十年以来出借人数量高达274万,累计出借金额高达4528亿元。不过,伴随着监管的趋严,红岭创投已成明日黄花。2019年3月,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发帖称,将于2021年12月底清盘线上债权资产,仅保留旗下亿钱贷争取备案。

  2013年,伴随着余额宝的诞生,有人将该年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从此互联网金融概念如火上烹油。

  2015年5月,多伦股份(600696.SH)公告称,拟将公司更名为“匹凸匹”,转型P2P等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然而,这次所谓的转型一无正式业务、二无人员配备、三无可行性论证,甚至连经营范围变更都尚未获得工商部门审批。诡异的是,多伦股份在次日开盘即一字涨停,互联网金融概念之火爆由此可见一斑。

  “匹凸匹”改名闹剧背后,是网贷行业强势的走马圈地。数据显示,2013 2016年,P2P成交额和贷款余额均保持100%以上的增速,2017年的成交额较2013年增长约26倍,贷款余额增长约 45倍。从平台数量来看,截至2017年底,累计出现平台数高达5970家,约为 2013年的9倍。

  “匹凸匹”改名闹剧背后,是网贷行业强势的走马圈地。数据显示,2013―2016 年,P2P成交额和贷款余额均保持100%以上的增速,2017年的成交额较2013年增长约26倍,贷款余额增长约 45倍。从平台数量来看,截至2017年底,累计出现平台数高达5970家,约为 2013年的9倍。

  根据网贷之家的数据,P2P行业累计成立平台数达6617家,峰值时整个行业贷款余额超过万亿元。伴随着行业整顿政策的出台和实施,2017年成交额和贷款余额增速分别降36%和50%,正常运营平台数同比减少535家,行业集中度不断上升。

  在此背景下,诸多平台均以“金融科技”自况,试图与P2P以及网贷进行切割。墙倒众人推,8月26日,马云在2019智博会上表示,P2P从第一天起就不是互联网金融,它是一个有了网页的非法集资产品,不能把问题全怪罪在互联网金融上。

  备案一波三折

  “P2P未来或不存在备案或牌照。”8月24日,某上市金融科技公司CEO肖明(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过去数年,备案一直是高悬在网贷行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是诸多平台获取合法身份的救命稻草。不过,中泰证券研报指出,网贷备案或难实现。作为行业龙头的陆金所表示将退出 P2P 行业,表明监管部门给网贷平台备案的希望日渐渺茫。

  备案一度引发了网贷平台“拥抱监管”的热情,备案成功意味着获得了通往未来的船票。对于监管层提出的一系列整改要求,头部平台多持积极态度。不过,原计划在2018年6月底截止的网贷备案,并未如期完成。

  实际上,截至目前,没有一家网贷平台获得备案,且延期后并没有给出新的时间表。监管部门一方面要求网贷平台在备案前不增加规模,另一方面引导小型平台主动退出。根据网贷之家统计,截至2019年6月底,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降至864家,整体贷款余额降至 6871.2 亿元,下降趋势仍在持续。

  肖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国的国情与欧美有所不同,大量的数据源已经不在央行征信体系里,无法精准跟踪个人负债。

  截至2017年8 月,人行个人征信系统收录自然人数9.3亿,而其中仅有4.6亿人有信贷业务记录,征信数据覆盖度较低。此外,P2P平台不能接入央行征信系统,而客户提供的基础资料有限,如果平台自身不具备大数据收集能力,同时难以获得外部数据库,则很难形成有效的信用评估数据。

  “P2P网贷在中国被异化,缺乏监管,很多沦为庞氏骗局。”恒大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任泽平指出。

  在备案前景不明确的背景下,坏消息接踵而至。8月12日,上海资本圈名人戴志康旗下的证大投资咨询及捞财宝均宣布暂停新增业务。

  据捞财宝发布的公告,因存管合作方上海华瑞银行自身业务调整,华瑞银行单方面决定在8月13日起终止存管合作。

  第三方存管曾经是P2P行业常用的增信手段,如今也面临困境。多家中小银行正在明显缩减网贷资金存管业务。

  8月22日,有消息称,上海P2P平台厚本金融被立案。公开信息显示,厚本金融的大股东为厚尚投资,持股比例为42%,第二大股东为知名PE红杉资本,持股比例为40%。

  8月26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厚本金融公布的三个电话号码,均无人接听。而大股东厚尚投资的几个电话号码,接通之后均表示打错了。

  “未来还会看到很多平台拼命冲刺,突然倒下的情况。”肖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根据监管层的窗口指导,信用保险不能继续与P2P合作。其逻辑很简单,P2P本质是对个人,而信用保险是对机构。

   “141号文”为分水岭

  141号文的发布成为了网贷行业的分水岭。2017年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被称为141号文。

  在141号文发布之前,网贷业务颇受资本青睐。2017年10月18日,趣店赴纽交所上市,开盘价为34.35美元,成功进入百亿美元市值俱乐部。作为当年中国企业赴美的最大一笔IPO交易,趣店因现金贷业务陷入舆论风波,进而引发了舆论对于整个行业商业模式的质疑。以至于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趣店的舆论风波是互金行业加强监管的导火索。

(责编:佚名)